斗地主拼音怎么拼

棋牌之家 2019-04-24

拜师后老头给了我一颗清目丸,说是好东西,要我当着他的面吃下去,我便吃了下去。 吃完便觉得左眼有些发热,老头便说,我那只眼睛已经被满清那只女鬼给吃了,不要也罢。 以后我的这只要比原来的那只厉害,只是还要磨合一段时间,等到磨合好了,我便比以前更加厉害了。 老头还说要我多抓些鬼,少靠近欧阳漓和聂莹雪两个人,还说对我有好处。 我心里虽然有些痛楚,但也知道老头是为了我好,边点头答应下来。 “做饭去吧,以后你再来就住在我这里,不用住在宗无泽那里了,看他也不是个好东西,明知道你和欧阳漓之间有误会,还不澄清,没安好心。” 老头这么说我便不说了,转身去了厨房给他做饭。 老头的厨房里面实在是没有什么,看来看去也只有一点白米,几根烂菜叶,于是我便想出去买点吃的回来。 老头说:“有什么吃什么,不用买了。” 老头说了,我便煮了点粥吃,吃完老头便打发我回去收拾东西,所谓回去,就是去宗无泽那边收拾我的两件衣服。 按照老头说的,我便回去老头那边去了,打算把我的衣服都拿过来,结果进门反倒给叶绾贞激动的拉住,看我没事了,高兴的不行,嚷着我没事了,回来了。 而此时我便听见门口那只瓷娃娃大喊:“鬼眼,鬼眼!” 听瓷娃娃这般喊,我转身朝着他看了过去,竟看见他吓得一身哆哆嗦嗦。 而且他的鬼魂悉数如此,躲我躲的不行。 我其实也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但总归和我的新鬼眼有些关系,于是我便抬起手摸了摸左边眼睛,与平时没什么两样。 看我样子叶绾贞便把我抱住了,我也抱着她,两个人寒暄了一会,我便说我要搬到棺材铺那边去了。 此时宗无泽才从里面出来,看见我也是忙着走了过来,问我好了。 我朝着他笑了笑,说我已经没事了,这边的叶绾贞便说,老头子不安好心,要把我也弄成半面那样。 于是叶绾贞风风火火的拉着我去找老头,要找老头理论。 老头看她一脸的嫌弃,许久才叫半面把叶绾贞弄走,而我搬过去老头那边的事情也只能盖棺定论了。 东西收拾好我要走了,便听见一群鬼在我身后切切私语,好像是很怕我,又很想要靠近。 我哪里知道,他们怕的不是我,而是我的眼睛。 也是到后来我才听叶绾贞说,我的这只眼睛能吃鬼魂,所以许多的鬼魂都害怕我。 老头那边有住的地方,不过太简陋了,我一看便不想住,于是我便和老头说,“我学校还要读书,两边跑总归是不方便,不如我去住学校,等到周末的时候回来孝敬您。” 老头眼皮都没抬的说:“去就去有什么好说的,不过我可告诉你,离欧阳漓和聂莹雪远一点。” “知道了。”答应下来我便和叶绾贞两个人回了学校,原本叶绾贞身体刚刚恢复,答应了半面要在阴阳事务所里面住下,半面也是为了方便照顾她。 但我要住在学校里面,叶绾贞不放心我一个人,自然是跟着我回来了。 三天没回来了,路上我就和叶绾贞说了,我们两个可不能在旷课了,好好上课,怎么也要把毕业证拿到手。 叶绾贞说毕业证没什么用处,以后也不打算找工作了。 “你打算抓一辈子鬼?”我问叶绾贞。 “不然呢?”叶绾贞看怪物似的看我,而后说:“我们这样,除了会抓鬼别的什么都不会,再说抓了这么多的鬼,你还打算过平凡如他们的日子么? 此时我和叶绾贞已经到了学校里面,叶绾贞抬起手朝着对面几个正你侬我侬的人指了指,我看看便也明白她的意思了。 叶绾贞说的没错,我们这些一出生就与鬼结缘的人,不抓鬼还能干什么? 想到老头说过的那话,我便想抓几只鬼,老头说对我有好处。 回了寝室此时寝室里面的人都刚起来,就是聂莹雪也一样,不过她看到我和叶绾贞也是一阵奇怪,竟看着我发起呆很显然她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强大。 只不过老头要我离她远一点,我便也不愿意搭理她,于是便朝着自己的床铺上面看了一眼,从梯子上爬了上去看看拿了一本书下来,便跟着叶绾贞去了外面,准备去食堂吃饭。 宋玲急忙的从后面追了上来,问起我和叶绾贞这两天都去哪里的事情。 叶绾贞便说哪里也没去,就是去玩了玩。 宋玲还挺失望的,她说以为我们去和历史老师宗无泽约会了。 叶绾贞抬起手敲了一下宋玲:“约什么会,他是小宁的表哥。” 宋玲忙着吐舌头,而后说:“我要是也有宗老师这样的表哥就好了,超有型。” 我看了宋玲一眼,对她的这种花痴的女生好不感兴趣,直接朝着食堂那边走去。 我本以为就这么走,不会那么巧遇上不想遇见的人,谁会想到,竟看见欧阳漓了。 看见他我也是一愣,但马上便躲着他走了过去。 “忘恩负义的东西,要知道他这么忘恩负义,你就不应该不眠不休的照顾他。”叶绾贞走过去便说,我便拉了一下叶绾贞,不让她说这些。 其实我不过是看明白了,有些人一旦要是忘了你,你就是说破了天,他也对你毫无反应,你又何必要说。 拉着叶绾贞我们便走了,到欧阳漓没有多久来了食堂。 欧阳漓去打了饭菜,而后坐到了不远的地方,坐在那里吃饭。 不多久聂莹雪也来了,但他们没坐到一起,大概是怕人说些什么,所以离的有些远。 而是叶绾贞不管怎么看都看他们不顺眼,未免闹起来难看,我们吃亏,我便草草的吃了几口拉着叶绾贞去了外面。 出了门叶绾贞还和我吵,说有什么好怕的。 我便说:“没什么好怕的,但为了他们丢了性命不值得,还不如多抓几只鬼。” 听我说叶绾贞倒是消气了许多,而后便和我说哪里能抓到鬼的事情,还说要带着我去抓鬼。 但我想想,总觉得不好,便和她说还是找宗无泽商量。 叶绾贞看我也是刚刚恢复元气,她也没很大的本事,便答应下来了。 上午课我们就有宗无泽的课,而且是第一节。 上课的时候宗无泽总朝着我看,三番两次的提问我,我都回答的倒背如流,宗无泽便当着全班的面夸我。 叶绾贞只朝着我使眼色,下课了她还和我说,她兄弟好,比欧阳漓好。 我看看叶绾贞也不作回答,倒是不想去上欧阳漓的课。 上课他肯定为难我,我也是怕了。 “贞贞,我听说隔壁班的冯老师要去陈列室讲课,不如我们去听听?”我问叶绾贞,叶绾贞眼珠子转了转,便答应了我。 于是我们欧阳漓的课便逃了,而到冯老师那里,冯老师还特意关照了我们,让我和叶绾贞两个人也是颇感自豪。 冯老师还说,要是喜欢,串到他班上也行,他可以和欧阳漓说这件事情。 听他说我和叶绾贞便动心了,便马上答应下来。 结果到了下午课欧阳漓便找了过来,我和叶绾贞正在陈列室里面上课,便让他逮了正着。 看欧阳漓的脸色我便也是知道,他肯定不会饶了我和叶绾贞,于是我便好汉做事好汉当,和他说:“这件事是我的注意,你别拉着贞贞。” 其实我知道,欧阳漓对叶绾贞并没有仇怨,他只是对我有仇怨,要是他不为难叶绾贞,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 但他看着我,只是脸色越来越冷。 冯老师说:“欧阳漓老师,我看你也不要这么生气,只是学生,毕竟你不是经常讲我讲的课,我看——” “不麻烦了。”转身欧阳漓叫上我和叶绾贞,冷着脸走了。 我也是很尴尬,转身朝着冯老师鞠躬表示抱歉,跟着便朝着欧阳漓追了过去。 到了没人地方我便说:“这事和贞贞没关系,你放了贞贞。” 但他并未理我,而叶绾贞也不肯委屈求全,便和他大声理论起来,把我平常对他好,照顾他的事情都翻了出来,还大骂了他一顿。 只不过他现在被灌了迷魂汤,根本听不进去叶绾贞说的话,听着叶绾贞说完,他还是罚了我和叶绾贞去操场上站着。 非但如此他还不让我们吃晚饭,要我们站到晚上八点钟才能回去,结果我和叶绾贞八点回来,食堂早就关门了,我们也只好饿着肚子回去寝室睡觉。 寝室里的人都看着我和叶绾贞,特别是宋玲,看到我们便问我们:“你们两个好好的不去欧阳老师那里上课,跑到冯老师那里去了,也难怪欧阳老师生气。” 我也没说什么,爬上上铺便趴着睡觉去了。 叶绾贞更是一句话不说,脱了脱就去床上了。 等我们都躺下了,我这时候才注意到聂莹雪的那边,竟看着她还对着镜子梳头。 看她我就觉得诡异,特别是朝着那面镜子里看的时候,总觉得有些古怪。 我想找个机会好好看看聂莹雪的那面镜子,又想到老头的话,老头叫我离欧阳漓和聂莹雪远一点,我要是去看镜子,万一出什么事,远水解不了近火,到时候就麻烦了。 这一夜躺下我便觉得有东西在靠近,便把眼睛张开了,结果眼前竟真的有个黑漆漆的影子正在把手伸过来,我便一闭眼睛,催动了念力,结果耳旁一声惨叫,那东西便吸进了我的珠子里面。 抬起手我摸了摸珠子,果然睁开了一条缝隙,但不久又闭上了。 翻身我本打算继续睡,却看到聂莹雪正抱着镜子坐在床上看我,黑漆漆的寝室里面,我竟看见聂莹雪抱着一面镜子在看我?